第三章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T大校花沉沦记| 作者:3G| 类别:玄幻魔法

    [内兄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连震忽然觉得精关不稳,干脆不忍耐了,马力全开,xx向打桩一样快速又确实,次次尽没到底,顶在花心上,全力干着赵若芸已经惨不忍睹的xx。[~~]终于再近千下的狂插之后,一股白浊浓精尽情喷在子宫颈,xx插在xx里抖了好久,终于变软退出。精液顿时从赵若云的xx口倒流而出,沿着大腿滴落在厕所的地板上。

    赵若芸喘了一会儿,连震要她用舌头把自己的老二吸吮干净,接着蹲在马桶上屁股抬起来对着赵若芸,叫赵若芸把肛门口舔拭干净。赵若芸就在这种臭味和腥味混杂的难堪气味下,一下一下的舔着带有粪渣的肛门口。

    她已经不觉得羞耻了,只觉得好像照着连震的命令作什么都不要想,自己才可以忘记这一切的羞辱与苦痛。

    连震舒爽的把老二收回内裤里,穿回长裤,把马桶里已经发硬的粪便冲个干净,头也不回地吹着口哨离开男厕。

    赵若芸恍恍惚惚地把衣服穿上,对着镜子整理好头发,拼命漱口把满嘴的腥臭味洗净,才在微暗的黄昏夕阳下走出校门。

    这两个月以来,赵若芸除了研读法律系本就繁重的课业,抽空陪林万强约约会之外,大多数时间都忙着应付梁智熏三人随时的传唤。

    这一天中午,当赵若芸在教育大楼屋顶的阳台上,全身xx地被梁智熏和连宋三人干着,肛门和xx同时被连宋二人尽情肆虐,一张小嘴正忙着吞吐梁智熏那叫她怎么也无法整根含进去的xx。从不远处散落一地的胸罩、内裤和洋装中传来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原来是林万强打来的。

    赵若芸只好放开口中的xx,一边擦去嘴角的白浊精液痕迹,一边忍着下体剧烈的冲击,轻柔地说;「喂,万强。趺蠢玻俊 浮裁矗俊愦蚶呵蜃驳酵,眼睛暂时失明……啊……啊…….要住院观察……喔!好,我等一下去看你……嗯……拜拜……我也爱你……喔……喔……没什么,我在脚底按摩……不说了……嗯……嗯……嗯」

    电话刚挂,连宋二人马上开始一番狂风暴雨般的xx,把赵若芸干的娇喘连连,哭爹喊娘。梁智熏当然也没闲着,马上用xx把赵若云的小嘴塞。婕谢。四十多分钟后,赵若芸已经不知xx过多少次,昏了多少回,三人终于同时精关失守,射精在赵若芸百玩不倦的美丽xx内。

    一小时后,赵若芸已经回宿舍把肮脏污秽的自己清洗干净,重新在完美的脸上妆扮起来。虽然在那三个恶魔面前自己已经沉沦无法自拔,但是在心爱的男友面前,赵若芸希望自己是纯洁无垢的、是像仙女般高雅芬芳的。她无法想象这些丑事被男友知道会如何的收。睦锇蛋捣⑹,绝对不能泄漏出去。

    走进t大眼科病房,赵若芸身穿一席轻便t恤和牛仔裤,一头长发简单的绑个马尾,清新脱俗,纯洁的笑容,让所有眼科病房的男医师、男病人各各目瞪口呆,震惊于赵若芸无比美艳,却又清丽绝俗的姿色。赵若芸当然也很高兴自己有此魅力,不断对在场所有男性绽放出迷人的笑容。

    她却没发现,当中有一个拖地的工友,正用色瞇瞇又不屑的眼神盯着她的胸和臀。那就是手上有着一堆赵若云和三个不良学生在教室xxxx照片的陈伯。

    陈伯偷偷问了林万强住的单人房,原来是在走廊最底部那间。陈伯心里逐渐浮现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舔了舔舌头,对着赵若云的背影暗暗说道:「小美人,可以上妳的机会终于来的,哈了妳这么久,这次妳终于送上门来了,嘿嘿!」

    赵若芸在病房里和眼睛受伤的林万强聊了一会,觉得有些尿急,站起身来在林万强的脸上亲了一下,便往女厕走去。

    这时陈伯偷偷摸摸走进只有暂时失明的林万强的单人房,他从怀中取出一张照片,放在床头柜上,随即转身离开。

    过了一会儿,赵若芸小解完回来,眼睛瞄到桌上的照片,原本笑容满面的脸上顿时有如寒霜罩顶一片死白。照片上竟然是她xx上身高举双手,任由梁智熏揉捏雪白如玉的xx,跨坐在宋理干肩上让他亲吻自己私处的淫秽动作。

    赵若芸只觉脑海一片空白,直楞楞地抓着这张照片发呆,直到林万强的唿唤声传到耳内,她才悠悠醒转。林万强关心地说:「若芸,妳怎么了?怎么忽然没声没息,发生什么事吗?」

    赵若芸连忙轻轻握住林万强的手,摇摇头说:「万强,我没事。刚刚想到宿舍的电饭锅忘记切到煮饭的开关,一时失神,你别担心。」

    赵若芸把照片翻到背面,上头用奇异笔写着:「今晚凌晨一点,不准穿内衣和内裤,只准穿件t恤和短裙,坐在椅子上等我。如果不照作,其它更精采的照片明天就会传遍医院。」

    赵若芸怎么想也想不透,为什么这件事会只是无论如何,为了保持秘密,今晚势必无法脱身了。她望了望林万强俊帅的脸庞,心里直说抱歉,眼泪再度滴落在已经湿透的被单上。

    凌晨一点,安静的病房悄然无声,林万强已经沉沉睡了。赵若芸穿着hellokitty的t恤,和膝盖上十公分的超短窄裙,静静坐在谢谢上,紧张地望着门口。

    忽然,陈伯的身影从门口闪入,他随手把病房的门栓上,距离下一次护士查房还有三个钟头,这段时间足够做许多事了。

    赵若芸终于看清威胁自己的人,也终于弄明白为什么陈伯会刚好拍到这些不堪的照片。她想到自己羞人的模样全部被陈伯看光光,俏脸马上红到颈部。

    陈伯低声淫声道:「赵同学,妳有没有依照约定的衣服穿来呀?我来检查看看,妳可以尽量叫救命没关系,看是谁丢脸?」

    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谢谢赵若芸的背后,他颤抖着手轻轻抚摸赵若芸完美姣好的颈部曲线,双手从圆领口往t恤里头探了进去,只觉触手之处滑嫩无比,赵若芸果然不敢穿胸罩出来。他连忙一手一个握住坚挺中带有柔软的xx,开始缓缓搓揉起来。赵若芸整个脸羞红无比,一张眼就看到心上人林万强的脸,马上羞愧地闭起眼来。

    陈伯见她不敢反抗,便坐到谢谢上,要赵若芸坐在他腿上。身手将单薄的t恤从头上脱掉,只见赵若芸无比完美的上半身就这么xx裸地出现在陈伯面前。陈伯从他腋下伸出手臂,双掌握住赵若芸丰满的xx,开始使劲搓弄起来。

    他一想到这女学生是每位t大同学梦中的女神,现在柔顺地背靠自己身上,任由自己低贱的双手玩弄她的胸前双峰,不敢丝毫抵抗,陈伯跨下的xx就忍不住勇勐的站起。

    他一边搓揉赵若芸软中带有弹、滑不熘手的xx,一边用膝盖将赵若芸的双腿顶开,另一只手沿着光滑结实的大腿往下摸去,玩弄赵若芸跨间茂盛的阴毛一会儿,就直接摸上赵若芸没有任何遮蔽的大小xx,陈伯熟练地揉捻着敏感的xx,另一只手指巧妙地爱抚已经突起的阴核,中指更是毫不客气在赵若芸的xx里扣挖着。

    赵若芸就这么双腿大开,把被陈伯手指不断蹂躏的阴部正对着床上熟睡的林万强,如果此时林万强看的见,他一定会心痛自己爱之如女神的女友,此时正张开大腿,任人随意轻薄下体,丝毫没有往日的清纯。

    玩弄了一会儿,陈伯见赵若芸已经全身乏力地软在自己身上,便拉开自己的拉炼,把已经很久没用已经胀的发痛的xx掏出,双手轻轻把两片小xx扯开,大xx对正已经xx的肉穴,勐力一插到底。赵若芸不愧天生名器,xx虽然几经开发依旧是紧凑而温暖,让陈伯不得不深吸口气把差点动摇的精关稳住。他双手扶着赵若芸的丰满xx,腰部开始上上下下做起活塞运动,一边把赵若芸顶起又抛下,一边时轻时重地揉捏着赵若芸雪白的xx。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赵若芸xx将至时,林万强忽然醒了过来,他奇怪的问:「若芸,妳在作什么?不舒服吗?怎么在呻吟?」

    赵若芸一惊,深怕被林万强听出端倪,连忙解释说:「万强,喔……你别担心,我只是……喔……只是头痛不舒服……嗯……嗯……不,等一下就会好了,你别理我,继续睡吧!」

    陈伯知道赵若芸不想被林万强知道,他美丽女友的身体此刻正一丝不挂地坐在别的男人xx上,任人xx。美丽的xx正被陈伯使劲搓揉着。

    他越想越兴奋,自己一个小工友,何尝有机会上过像赵若芸这样美丽的女孩子,现在自己不但可以玩弄她的身体,甚至是在她心爱的男友面前,这种优越感让他的xx比平时又足足粗了一圈。

    陈伯勐的站起,双手从背后穿过赵若芸的膝盖下方,用里将她往上抬起。就像抱着一个小女孩嘘尿尿一样的姿势,xx还深深插在赵若芸的xx里,一边上下轻轻跳动,赵若芸被xx插到最深处,在自己体重的加速下,很快的达到xx。xx从xx和xx口中不断被挤出,低在地板上。陈伯就这么抱着赵若芸,在林万强的病床周围走来走去,绕起圈来。

    强烈的刺激让赵若芸几乎疯狂,她很想放声呻吟,但是顾虑到林万强就在眼前,于是用双手摀着自己的嘴巴,任由陈伯在下体不断冲击,硬是一声不吭,忍了下来。

    最后陈伯也忍不住啦,把赵若芸压在地上,xx在已经湿煳湖的xx里作最后冲刺,狂射出积了数个月的黄浊精液,接着赵若芸再度被抱成m字型的羞耻姿势,面对林万强暂时失明的双眼,如果林万强此时忽然恢复视力,将会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孩子,连胸部都未曾抚摸过的爱人,她那往两边张开的小xx中间的肉缝正源源不绝地倒流出另一个男人的黄浊浓精。

    陈伯离开之前,也效法梁智熏三人,命令赵若芸用她的小嘴,在男朋友面前为陈伯的xxxx,舔得干干净净。才低声在赵若芸耳边道:「赵同学,今天真的很刺激,相信想妳也不想男朋友知道刚刚在他面前我是怎么样把妳干的xx迭起。以后我的性需求就拜托妳了,记的不要泄漏出去,否则丢脸的只会是妳。」

    说完,留下赵若芸xx着白玉般的身体,双腿大开地坐在地上,任由精液继续从xx里头潺潺流出,她只是睁着凄迷的双眼看着床上完全不知情的男朋友,静静地落下泪来!

    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医院,赵若芸终于回到位于仰德大道这栋梁智熏安排的独栋别墅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自从xx给梁智熏之后,赵若芸就在他的安排下被迫带着母亲、弟弟和妹妹一起搬进梁家位在阳明山的产业。

    赵若芸的母亲也曾经问过她怎么有能力住在如此豪华的别墅,总是被她用模特儿公司特别安排的待遇蒙混过关。

    推开大门,弟弟妹妹正高高兴兴地在客厅看着50吋的大屏幕电视、母亲正在厨房忙着。她疲惫地走上二楼的房间,往柔软的床垫上一躺,双眼无神地望着床上的吊灯。脑海里不自主地浮上这些日子来,成为梁智熏三人泄欲工具的点点滴滴。没想到,现在连那个无耻的工友陈伯,竟然也仗着手上那批自己和男人交欢的照片,威胁自己任其蹂躏。

    只觉得往日那个清新纯洁,满怀梦想的小女孩,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想到这儿不禁悲从中来,放声哭了起来。哭着哭着,赵若芸就着么睡着了。

    不久,母亲的敲门声响起,赵若芸连忙擦干眼泪,振作精神,让笑容再次绽放在略显清瘦但依旧美绝人寰的脸上。门一开,赵若芸的母亲满脸困惑地说:

    「小芸。饷嬗腥鋈窘鸱⒌哪猩窗疵帕,说是妳学校的学长,有事找妳。妳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人。靠雌鹄淳筒皇鞘裁春枚。要请他们进来吗?」

    赵若芸心里一阵慌乱,不知道三人跑到家里来作什么,该不会连这唯一让自己安心清静的地方他们也不放过?

    心里虽然百般不愿,但是又无计可施,只好点点头,随着母亲下楼去。

    梁智熏三人进到客厅便大大方方地往谢谢一坐,赵若芸怯生生地上前问道:「学长,请问今天到家里来有什么事?」

    梁智熏冷冷地瞧着赵若芸一会儿,便又笑嘻嘻地说:「学妹,最近学长们赶毕业论文累了好几天,想来找学妹好好聚聚,可以上楼聊一聊吗?」

    赵若芸一听,背后一片发凉。想说不,却又说不出口。

    这时赵妈妈热情地招唿大家一起吃饭,梁智熏三人也不客气,簇拥着脸色凝重的赵若芸走向餐桌,一边一个坐在赵若芸身旁的位置。

    赵若芸一边吃饭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一会儿不知又要如何被羞辱,忽然一只手从自己的裙子下伸了进来,在滑嫩的大腿肌肤上写起字来,赵若芸仔细感觉了一会,忽然双颊泛红,低下头来。

    赵妈妈好奇地问道;「若芸呀,妳怎么脸这么红,是不是发烧。恳灰匆缴兀俊

    赵若芸勐力摇头,连忙扒了几口饭。原来是梁智熏身手在他腿上写下「内裤脱掉」四个大字。

    赵若芸虽然百般不愿,但是一看到梁智熏阴狠的眼神,只好趁着母亲和弟妹注意力集中在电视节目时,慢慢把裙子撩高到大腿上,用最快的速度把贴身的丝质蕾丝内裤给扯了下来,交给梁智熏。

    梁智熏一声不吭地把内裤放到口袋里,一边假装喝汤,一边用右手使力把赵若芸裙子下面空无一缕的雪白美腿往左右分开。赵若芸不敢抵抗,又害怕家人知道,只有顺从的把双腿尽量分开成大字型。

    梁智熏的手指顺着大腿的曲线缓缓地向内侧游移,虽然柔嫩的花瓣已经不知被梁智熏粗糙的手指探索、揉捻过多少次,赵若芸对于逼近隐密私处的手指仍是叫她害羞恐惧地大腿肌肉不住颤抖。

    终于,无所不在的手指按抚在赵若芸的花唇上,柔软娇嫩的唇瓣被手指头轻轻往两侧拨开,梁智熏的中指毫不犹豫地往干涩紧凑的xx里探了进去。

    梁智熏只觉得中指好像被什么东西吸吮。悴愕夭、蠕动着。中指再往内用力探去,赵若芸痛的忍不住哼了一声,连忙用双手摀住自己的嘴,深怕被家人听见。如果此时有人眼睛离开电视,一定会发觉赵若芸美丽的脸上已经痛的扭曲,一双慧诘灵动的大眼睛已经被泪水充满。

    梁智熏的中指在赵若芸的xx里缓缓xx起来,每一次插入指尖都可以顶到赵若芸柔软的子宫颈。渐渐地原本干涩的xx开始被分泌出的xx给润滑了,于是梁智熏的中指开始加快xx的速度,一边在水淋淋的xx里翻搅。

    连宋两人眼看赵若芸被玩弄的媚眼如丝,却有不敢出声的娇羞模样,忍不住也把手伸到赵若芸正被玩弄的跨下,同时进攻已经突起如豆,敏感的阴核。这么一来,赵若芸终于被下半身传来一阵一阵xx蚀骨的快感所淹没,她忍不住低下头趴在餐桌上,洁白的牙齿咬着自己的手臂,不让一丝丝的呻吟声被专心在看电视的家人听见。

    过了二十分钟,梁智熏三人终于吃完眼前赵若芸母亲亲手烹调的美食,赵若芸的跨下也已经湿煳煳地被黏稠的xx所覆盖,三人终于从赵若芸的xx里收回各自的手指,上头满是赵若芸xx里渗出的淫液。连震还津津有味地把手指头放进嘴里舔了一会,笑嘻嘻地对赵妈妈说:「好吃,好吃,赵妈妈的手艺真好。咸中带酸,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赵妈妈听得一头雾水,因为今天煮的明明是甜汤,怎么会说是咸中带酸,却又不好多问。

    餐后,梁智熏三人和赵家人闲聊几句,便借口要讨论社团的事情,跟在双颊红通通、美艳不可方物的赵若芸身后,走进赵若芸足足有三十坪的卧室。

    这间卧室之所以这么大,除了中央一张足足可以睡五个人的大圆床之外,那间采用日式建筑的和风温泉浴室,更是占去最大的面积。

    梁智熏在关上房门后,轻轻将门的暗锁栓上。转过身来,一边拍拍自己的肚子,对着赵若芸说:「吃的真饱,再来咱们一起泡泡温泉怎么样?」

    说完也不带赵若芸同意,径自和连宋两人一边脱去身上的衣物一边朝传出阵阵白烟雾气的浴室走去,在进浴室门之前,三人已经是全身xx,不着一物。

    赵若芸目瞪呆地看着三人赤条条地走进浴室,动也不动地站在床前,整个脑筋一片空白,直到梁智熏催促的声音响起,才开始用双手轻轻解开自己身上的衣物。在最后一件裙子掉在脚边之后,赵若芸曲线婀娜,浓纤合度的完美身材,便xx裸地一丝不挂地呈现在房间顶上的吊灯下。黄色柔和的灯光洒在赵若芸雪白光滑、柔嫩的肌肤上,把原本就让所有男人垂涎的xx,衬托得更是精致无瑕!

    赵若芸轻轻把一头长发盘在后脑,露出光滑修长的的颈子,下定决心地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进烟雾弥漫的温泉浴室里。等着她的是三个黝黑结实,精赤的男性xx。

    梁智熏三人,舒舒服服地坐在温泉浴池畔,毛茸茸的大腿张的大开,中间早已昂首的三根粗长xx在雾气缭绕中若隐若现。

    赵若芸不是第一次被三人玩弄,清楚知道接下来应该要作什么。她哀怨地轻叹口气,心想又要对不起挚爱的男友了,便缓缓走进热唿唿的温泉池里坐了下来。温热的池水刚刚好盖过她坚挺白皙的柔软xx,将美丽不可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