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小说网 玄幻魔法 神雕外传 (十六)《狱情春秋》

(十六)《狱情春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神雕外传| 作者:蓝月| 类别:玄幻魔法

    [内兄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十三圣殿,囚禁数名武林正道的特别地牢。()

    三具健壮少男仰躺并排着,形成一张肉床,肉床之上,有着一玲珑娇艳的裸身少女。

    三个少男,三个极萎的阳根,其一如虫,其二如针。

    xx少女趴卧在三少男所成的肉床之上,睡的沈。

    但三名少男,一名睡得死深,另两名却是半梦半醒,时而睁眼,时而沈睡。

    少女,自然是潜入圣殿打探的郭芙。

    三名少年,正是耶律齐、武敦儒、武修文三位被俘的少侠。

    地牢之内,竟不见何师我的身影。

    郭芙裸身趴卧肉床,睡得香甜,脸上红晕未退隐隐含笑,似乎残余着交合之余欢,口中碎碎的梦语,约莫可听出『何大哥』的字句。

    耶律齐遭楚可人淫辱吸精,所中淫招最深,已睡了三天三夜都未醒,三天之中,睡得深沈如死。

    而武敦儒、武修文兄弟鑑于耶律齐上了女菩萨楚可人的大当,牺牲了xx也未能免去新婚妻子郭芙、红颜知己完颜萍、亲妹耶律燕被群侠xx,遂于遭楚可人凌辱之时全力固守精元,虽两兄弟也中招,但情况相较耶律齐好了许多,虽也睡了一天一夜,但昏迷之时能够偶而半醒。

    xx裸的郭芙趴睡,娇躯半横半斜,刚好贴着耶律齐等三人的身体,俏脸与半个香肩贴在耶律齐的胸膛,另半个香肩与早熟的胸脯,压在小武的胸腹,修长均匀的双腿自然分开,一腿搁在大、小武之间隙,私处与一条雪白xx安稳地黏着大武的xx下半身。

    恍惚之间,大、小武似乎隐约见到自小青梅竹马、绝情谷有过数次交合孽缘的郭芙,赤身露体的趴卧在两人xx之上,也似乎见到郭芙与一个陌生男子激烈交合、娇啼淫欢。

    恍惚之间,也似摸着满手光滑舒服,身体也不时感受到阵阵肉暖肤香。

    地牢之外,圣殿露天之堂,淫宴喧闹着黑夜,一轮明月高高一挂,已不同昨日的弯刀银勾,而是皎洁的圆圆玉盘。

    圆月一现,铁针乍变。

    大、小武突然两眼一睁,眼珠爆凸充满血丝,低声不住嗥叫有如群犬吠月,满身通红青筋满布,呼的坐起身子!

    两支细针,竟暴涨百倍,成为两支如婴儿手臂大小长短的巨物。

    身旁耶律齐,依旧睡得死沈。

    两兄弟一坐起,即发现怀中温软,馨香满抱,低头一看,郭芙xx横身、趴在两人下身处。

    「芙妹?!」

    武敦儒下身以及两腿,明显摩擦着两团浑圆肉球,丰硕光滑,如缎的肌肤在下腹腿间滑来滑去。

    武修文下身则是感觉纤细的肌肤廝磨,麻痒的毛发触感如软刷在下身刷来刷去。

    温热的玲珑xx,体温藉着贴合传入两兄弟体内,少女体香也时而扑鼻。

    因两兄弟坐起之势,郭芙娇躯动了动,成了两兄弟抱着郭芙xx裸的玲珑躯体。

    xx暴涨,艳丽少女xx怀抱,充满踰轨的诱惑。

    两兄弟初醒,神智依然混乱不明,看着怀中xx郭芙,一时却也不觉惊讶。

    数月以来两兄弟身陷圣殿,眼见王大人每日苦思设计不同花样,让众多少女xx受各种奸淫侮辱,除了李莫愁所易容的黄蓉较早成为皇上入幕之宾,其余完颜萍、耶律燕、公孙绿萼、郭芙等,更是王大人淫乐把戏的主角。

    尤其洪凌波所易容之郭芙,最常被王大人当众剥光,让太保、卫队、皇上、黑衣太保、甚至平时叔伯兄弟相称的群侠xx合辱,早就对xx郭芙的模样不以为怪,因此一见郭芙xx,也并没有第一时间为郭芙取衣遮身、叫醒之念。

    而两兄弟心底,对于曾尝过郭芙xx的深层感觉,在数月里不断被回味,加上从小两兄弟根深蒂固对郭芙的爱慕之情,超乎理智的xx早已累积至边缘。

    耶律齐在旁,郭芙在怀,两人皆似昏迷,郭芙又是艳丽非常、xx蠕动、媚声诱惑,但两兄弟出身名家,武林正道礼教严明,怎能趁人之危、强人所爱?一丝理智压抑着xx。

    小武摒息一吐,昏沈道:「大哥,莫非这次王狗官将芙妹与我三人共关大牢,想强逼我们乱了礼教?」

    大武也是昏乱,但一向思虑较小武周密,道:「不太可能,在第一个月,王狗官就玩过这招,我们有没有于那时犯下大错,我也记不得,但总归王狗官诡计应成功,那个无耻淫宴之上,芙妹与众人淫交浪荡,似乎全都已被控制。」

    小武一叹:「芙妹出身名家大好闺女,竟被如此糟蹋,成了一个荡妇xx!」

    武修文也叹:「只怕萍妹跟耶律燕姑娘也是一般。」

    大武语毕却久不闻武敦儒答腔,定神一看,发现小武看着怀中xx郭芙,竟看得痴了。

    大武微怒:「小武,你看什么!」

    小武突然一笑,阴沈沈的道:「反正芙妹已是个无男不欢的xx,给别人吃,不如我们兄弟自个儿吞了她,反正在绝情谷外、绝情谷监牢里,我们兄弟也早就把芙妹插个翻了天,你看芙妹那粉嫩蓓蕾,不愧是名门少女之……」

    大武一怒:「混帐!正派之人岂能有如此想法,耶律兄弟还在身旁昏迷,你竟想染指人妻!亏你还是耶律姑娘新婚丈夫!你好对得起耶律一家、师父师母!」

    小武受大武一声吓,阴沈之气迅速退散,颤声道:「对不起,大哥,我也不知我为何会讲出那种话!」,一边说,两人的xx飞快消退,已成常人形状,并且仍在持续缩小当中。

    圣殿之上,圆月正中!

    突然又是两声长嗥,小武血气奔流,万分痛苦:「大哥,我……」

    大武情况也是一模一样:「忍。 

    两支xx再成婴儿手臂般粗长,xx上青筋横长,好不吓人。

    两兄弟眼成全红,全身滚烫,突然一声吼,状似疯狂,一齐抱起怀中xx,郭芙xx腾空上移,两兄弟紧抱郭芙身躯,伸手张嘴就是一顿凶猛的啮咬亲吻、粗鲁的胡乱捏弄。

    地牢之角,传出何师我冷冷笑声,却是无人现身。

    大小武凶猛的抚弄郭芙xx娇躯,不一会儿,只听郭芙低低呻吟了一声,声音隐隐带着诱人妩媚。

    「何大哥,别搞了,让我休息一下」郭芙瞇眼媚声:「哪有人一直来的,你这样芙妹我怎么受得了?」

    两兄弟将郭芙架起,三人双脚着地,成了大小武夹着郭芙之姿,两兄弟如同成了两只发情狂兽一般,发狂地紧抱紧贴郭芙xx的少女xx,似乎深怕怀中美肉飞了一般。

    大武正面与郭芙相贴,一手搂紧郭芙纤腰,一手在她胸间双峰抚搓揉摸,同时,他发狂吻着郭芙那薄薄诱人的软软香唇。

    郭芙对大武狂乱亲热的举动依然不查,尚未发现对方是大、小武两人,郭芙微微抗拒:「何大哥,不要啦!人家新婚夫婿齐哥还在旁边」,羞涩仰起俏脸躲避大武狂暴嘴唇袭击。

    东躲西闪,郭芙脸蛋一正,正想说:「真拿你没办法,何大哥!」,大武猛力一紧,压上她软绵绵的xx,两个嘴唇就沾黏一起。

    郭芙略微地挣扎一会儿,两眼一睁,认命地任大武含住温软小嘴儿,两人脸贴在一起,郭芙又是羞赧半睁半瞇着眼香唇以就,一时之间,距离太进加上意乱情迷,并未发现对方不是她的何大哥。

    大武一阵双唇纠缠之后,郭芙轻启朱唇、贝齿微开,香软滑嫩的湿滑巧舌与少年大武之舌热吻交缠,大武含住她香软玉舌又吮又吸、又搅又插,两只手在从小爱慕的艳丽少女的那玲珑xx上四处游走,摸得又急又狠。

    小武也未闲着,从背后稳着郭芙粉颈,双手摸着纤腰xx,摸了一会儿,一只手扶着郭芙一只大腿上抬,郭芙丰臀高高翘立,顺势顶着小武的肚子,湿润花瓣微微张开,随着xx扭动微微又开又合。

    猴急的小武手握xx,不断在郭芙肉穴口顶着,只是太过急忙总未能长驱直入,只不断在郭芙花瓣口顶弄磨搓。

    郭芙再xx迷心,此时也警觉不对,明明就有两人同时抚摸自己,急忙往后甩头,后脑勺却是一痛,原是后脑撞到小武额头,交缠的舌头也在此时勉强分开,郭芙一看方才舌吻交缠的眼前人,竟是大武,惊呼:「大武!你干什么!你……」

    话没说完,大武再次吻上,一手并捏住郭芙俏脸,郭芙被两人包夹根本无法逃脱,小巧相唇又被大武黏上,只觉口无法闭、外来之舌入侵吸吮插搅、身体更被恣意抚摸揉捏,急得郭芙又怒又惧!

    不用看,郭芙也猜到背后扶着她大腿,一只xx不断磨着花穴的人,必是小武,「难道,在这丑恶黑狱之中,我又要再次xx于兄弟两人?」思及至此,郭芙触动心事,两行泪川流而下,身体不住挣扎。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何大哥!何大哥!」郭芙对大小武早无一丝情意,这样三人xx相向、xx纠缠,真是奇耻大辱,但心中的抗拒,却苦于被大武封口无法叫出。

    郭芙猛力挣扎,三人包夹之势一时不稳,倒于耶律齐身旁,由于大小武两人紧抱不放,这一倒,并没让郭芙逃脱,成了大武躺在耶律齐身旁,郭芙跪趴在大武之上,小武则依然趴在郭芙背上。

    郭芙依然被夹在两人之中,只是由立姿成了跪姿,两膝盖分别跪在大武腰腹两侧,这一来,花穴洞开!

    「齐哥救我!」郭芙对着沈睡的耶律齐哭喊,挣扎欲站起逃脱!

    大武双手掐住郭芙腰臀,猛力下拉,郭芙纤腰丰臀之间不禁一阵又痒又痛,上半身不自主拔直,xx更显紧实挺立,而下盘却坐了回去。

    小武此时由后一把紧紧揽住郭芙双峰,固的紧实,一对早熟嫩乳被压的变形,身体更难动分毫。

    两支失去理智的大xx,不断顶戳,逐渐的,大武的xx前端已找到郭芙肉穴之口,用力上挺,xx前端整个xx已没入花瓣!

    小武xx也不输给大哥,顶着郭芙丰臀双谷之间,疯狂之际,xx见洞就塞,郭芙后庭之花,也吞了小武xx前端半个xx!

    两兄弟嘴里不住说着:「为什么不能?我要插!反正鲁伯伯他们还不是干得你这这xx浪荡乱啼、xx连连,而且以前又不是没跟你干过!」

    郭芙此时大哭:「停阿!我不是xx!我没有阿!」

    突然,两兄弟僵住不动,显然是被点了穴道!

    郭芙花穴、后庭,两只xx仍塞入半个xx,泪流满面的郭芙抬头一看,xx的何师我如救星般站在面前,显然是他出手相救。

    郭芙破涕为笑,带着些许哽咽:「何大歌,你去哪了?!我差点被这两个衣冠禽兽奸淫了!」

    何师我笑了笑,伸手拭去郭芙满脸泪水:「我一直在这阿,对不。鍪滞砹诵 

    郭芙气恼:「既然如此,怎么任由他们两只禽兽对我胡来!还不帮忙把我救出去!现在这样子好丑!」

    郭芙依然跪姿,两兄弟一上一下包夹,纤腰丰臀被紧扣,前胸背后被抱紧,四肢被紧固,双洞被双棒塞入一些,即使两兄弟被制,郭芙仍是难以移动。

    「你觉得丑,我可是觉得美的荡人心魄阿,真让我越看越爱,怎么样?两兄弟搞得你舒不舒服?」何师我淫淫笑着:「两个旧情人一起来,感觉很特别吧?」

    「不要老说这些风话了,」郭芙道:「谁是他们旧情人?!快把他们两个移开,你刚刚是去哪了?」,边说边挣扎的想逃脱。

    何师我饶有兴味的看着郭芙与大小武的姿势,笑道:「能去哪?这牢笼四面无路,地道又在你夫婿耶律齐之下,我当然一直在这笼子里边」

    郭芙怒中带奇,声音犹带哽咽:「怎么可能?那你怎么没来救我?我差点被他们给……哎哟!」

    原来郭芙尝试脱出,却不是前被抓胸,就是后被插穴,险险自动自发的将肉穴送给大小武整支插入,惊觉之余红晕满脸、哎呦不停。

    何师我笑了笑:「郭大姑娘,别乱动,我来救你,我没说好,你可别动!

    自己xx给插进去的话,那也是郭姑娘自己淫荡,我也没办法。」

    郭芙无奈,点了点头:「好,何大哥,不要讲这些风话,什么插不插、xx、淫荡的,难听死了的,快帮我弄出。」

    何师我走到三人接合之处,手指一挑,卡在后庭与肉穴的xx弹出,两支xx晃了晃,依旧雄威耸立。

    何师我嘿嘿一笑:「奇哉怪也,绣花针也能怒成大铁杵?!郭姑娘,没被两根铁杵整支插穴,是不是很空虚阿?」

    伸手朝郭芙摸去,所经之处光滑细致、丰腴珠润,何师我爱不释手,由小腿摸向大腿,大腿摸向丰臀,捏了捏饱满的白肉,再往前摸着玲珑纤腰,如此不断重复游移。

    郭芙一觉两支顶着的xx已移开,马上想要起身脱出这难堪至极的姿势,却突然觉得臀部一紧,竟是何师我双爪扣臀腿,不给郭芙离开!

    接着,马上一股快意由花瓣冲击郭芙,催动郭芙阵阵春潮,原来是何师我移开两支xx,却不移动郭芙、大小武三人之姿势,手掌一伸,捧着郭芙花瓣逗弄,并以口相就,吸舔起郭芙的花瓣嫩穴。

    郭芙知何师我逗弄淫情,脸一红:「何大哥,不要闹了啦,先让我走开些!你干嘛啦!」

    何师我看个郭芙美穴,很满意地点点头,手臂往郭芙翘高的臀部下伸去,伸进郭芙两腿之间,在她大腿两侧抚摸一会儿,再徐徐往桃红xx口摸去,突然「啊」一声娇啼,原来何师我突将手指扣进郭芙xx深处,又在在她两片肉瓣上抚摸揉搓外加舌尖舔逗,两指扣进郭芙小xx缓缓抽送

    不久,郭芙自己也听到下体传来噗喫噗喫的xx搅弄声,不禁俏脸羞红,暗自气恼自己真是没用,又再次被丈夫外的男人弄得xx直流。

    何师我双手并进,指技超绝,边吸吮郭芙嫩穴边道:「看着你光溜溜的样子,还有这个美穴,何大哥忍不住想亲上一亲!」

    郭芙随着何师我的吸吮逗弄不禁哼哼唧唧了几声,嗯嗯啊啊的几声淫喘娇啼,道:「何……何大哥,不要弄了,先让我出来!」

    何师我淫淫一笑:「郭姑娘,小王就是要弄得你出来阿!」

    郭芙逐渐陷入xx盎然:「小王?什么小王?!嗯嗯,唉唉……快……快不要弄了,何……何大……不是……不是这种出来啦……」

    何师我一惊,知道自己一时失言,险险吐露真实身份:「你听错了,不是小王,是小舌头要弄得你出来!」

    郭芙一阵一阵娇啼,喘着说:「那……那也先让我走,我们到旁边去……

    去那个……那个快活……这样,好羞……好羞人!」主动邀求何师我淫媾,其语气神态,充满至淫的浪荡妖媚,哪还有一点郭家大小姐的样子。

    何师我淫笑:「我就是被郭姑娘这个三人夹的样子迷得神魂颠倒,你走了,这天下第一美景不就消失了?」说罢又狠狠的吸啜了两口,手指也深着湿润的花穴,迅速插入!

    手指一插入,郭芙随即一声闷哼,接着何师我手指不断xx,花穴嫩肉时而翻出时而隐没,弄得郭芙嫩穴xx一片,娇啼连连。

    「。。未蟾,别……别弄了……这样好痒……」几下逗弄,郭芙不禁淫声娇哼:「别……别……啊……弄得我……弄得我好热……」

    「郭姑娘,你好美。∶运牢伊耍 购问ξ乙槐咭蚨号殴,一边淫字浪语软化着郭芙早已难守的心房。

    不一会儿,郭芙淫声大作,浪啼起来,甚至不由自主回言挑逗何师我!

    「真的吗?这样很迷何大哥?那……那就这样……继续……继续弄我!」

    郭芙满脸春色的说着,满面春色:「好舒服,给我!给我!」

    「郭姑娘真是天下最美艳最聪明的女子」何师我边舔边搓弄边道:「这么快就懂得跟何大哥一块享乐,抛开礼教束缚。」

    何师我把郭芙的双腿扶。醺叻弁,看看郭芙此时美穴淫汁氾滥四溢,阴毛湿成一片不说,两支雪白大腿也是遍布xx晶莹,郭芙享受着何师我又挖又弄,身躯颤抖、淫声娇啼不断,何师我xx胀得发痛,于是xx狠狠一插,插进郭芙的肉穴里。

    何师我屁股摇动,猛力插弄起来,郭芙的xx使xx肉穴十分舒畅,完全没有窒碍,郭芙花瓣深处又紧实又暖和,何师我满脸享受般的xx着郭芙,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郭芙也跟着高声xx。

    何师我突然动作一停。

    「怎么停了」郭芙粉臀抬高摇来晃去,花瓣一开一閤,声声娇喘呼唤着何师我,屁股前后移动,自动把花穴送给何师我不断插入。

    何师我故意停着,看着郭芙发骚,满意自己的手法:「小可才在这儿跟郭姑娘干上第二十次,郭姑娘就已与何某如胶似漆、神仙佳偶,舒不舒服阿,小浪蹄子!」

    「弄我……继续弄我……才舒服」,以郭芙的大小姐个性,被直称浪蹄子竟不生气,只是一直央求何师我,何师我冷笑:「这一试,可证明郭家大小姐这下可真是我的囊中物、入幕宾!」

    何师我心中想着:「郭靖、黄蓉,你们想不到你们的掌上明珠,这个武林人人称艳、捧在手心的名门闺秀、花朵般的大姑娘,现在全身xx跟个妓女一样在这任我奸淫,还淫荡至极、不顾颜面的在丈夫旁边、夹在两个旧情人中间主动献身于我吧!看我怎么把这个骄傲的名家之后,搞成一个人尽可夫、任我摆布的荡妇xx!」

    何师我淫淫暗笑,心中继续想着:「只要郭芙成了我的禁脔,之后,嘿嘿嘿……娇弱的完颜萍、标致的耶律燕、还有那高不可攀的美艳黄蓉……」

    何师我越想越是全身火热,喝道:「小xx,好哥哥来了!」说罢,猛xx几下,接着却把xx抽出,再次低头伸手,搓弄吸吮郭芙花瓣,郭芙先是一阵空虚,随即一阵淫啼:「啊啊啊啊啊啊」

    郭芙xx不住扭动,湿透的花瓣开开合合彷彿呼唤着阳根,何师我舔弄一会儿,只听郭芙呻吟娇喘中断断续续道:「不……不要……光舔……要哥哥那东西……给我……给我……插……求你……好哥哥……」

    何师我听见郭芙淫声更浪,阴阴一笑,出掌一阵猛拍郭芙丰臀,只见丰圆肉满的两股雪白嫩肉剧烈晃动,马上浮上两片潮红,郭芙身子更因突袭而失去平稳,支撑的双臂一滑,朝着仰躺的大武,整个xx跌趴在大武身上,两个xx也摔在大武胸膛。

    何师我眼见郭芙与大武两人xx相贴,随即掌运巧劲,一拨一推,小武身体也跟着趴倒,整个压在郭芙背、臀之上,此时此刻,就成了大、小武两人把郭芙紧紧夹在中间,两支粗长若婴儿手臂般的xx,一上一下交叉在郭芙浓密阴毛前。

    此时何师我手一拨,把档在面前的xx拨开,另一手将郭芙一只大腿抬至最高,郭芙就成了一支腿软垂朝地,一支腿笔直朝天之姿,xx的花瓣也因此姿而两瓣肉自然分开,圆圆充血的花蒂明显突出,粉色嫩肉更是翻出于外。

    何师我再次嘴凑上,唇、齿、舌、指朝着花瓣嫩肉、阴毛、两片肥瓣、肉穴深处、阴蒂灵活逗弄,原本娇声稍停的郭芙再次淫声大作!

    何师我边舔弄,一边却偷偷握住大武挺立的xx,顺着舔弄花瓣之势,用大武xx磨着郭芙阴蒂、花穴四周,xx硬中软弹,配合何师我舌指之技更是弄得郭芙淫叫不断。

    「xx,要不要给你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