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小说网 玄幻魔法 美少妇的哀羞 小依完结篇

小依完结篇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美少妇的哀羞| 作者:NeeWui| 类别:玄幻魔法

    【感言】

    小依的故事历经一年半个月以上的扯烂,终于写到了完结篇,虽然不见得人人都觉得是个好结局,但总算是尼玉对读者的一个交待,希望各位尽量发表看法。

    我的下一个愿望,除了完成其它未完部份外,接下来是想将小依的故事画成漫画,这将是个超级大工程,我自认有点绘画天份,但麻烦的是不会用绘图软体,所以若不是用手绘,就是要去学绘图,要如何进行还要好好规划,应该不是二、三个月能付诸实现的事,还要搜集一些故事中角色的照片作参考,能不能成功,我也不敢保证。

    祝大家读文愉快。

    neewui

    “这样舒服吗?”

    “唔!舒…舒服…”

    “真的会舒服吗?应该会痛吧?”

    “啊……不会…我…会舒服…请继续弄我…”

    “嘿嘿…没想到这样也会爽?你一定很贱吧?是不是?”

    “哼…是…更…更过份一点…弄我…。 

    …

    在郊外的仓库内,小依全身上下只穿一件勉强盖得到丰满乳房一半的细肩绳薄衫,以下都是光溜溜、赤裸裸的,她的肚子已经隆起来,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任何人都看得出她有孕在身。

    这样的俏孕妇别有一种性感韵味,微润的小肚皮和仍然纤盈的腰身,彷佛更容易激发男性兽欲。

    她让人绑在一张大椅子上,胳臂悬吊着,两条玉腿则被拉分开来,一圈圈麻绳将它们分别困绕在双边扶手,一对性感的脚ㄚ就悬在椅子两侧,脚趾头还用力的屈握。

    在折磨她的正是jack!

    “噢!”只见她痛苦的哼了一声,腰身不由往前挺,原来在她有孕的小肚子上,矗立一根刚点燃的蜡烛,滚烫的蜡油刚刚流到腹部。

    不仅如此,jack还蹲在她毫无遮蔽的两腿间,用锐利的夹子夹满她两侧yin唇,椅子前缘和地上早就积了一滩尿,小依却还说她不痛,乖巧的要jack更过份凌辱她。

    室内似乎有点热,jack也脱得只剩一条子弹内裤在身上,两个人就在这里演着脸红心跳的淫虐春宫。

    “既然你这样说,就让你更快乐些吧!”他拿出一根扭动的电动塑胶棒,只有铅笔粗细,对着小依柔软的菊肛插进去。

    “呵…”小依更激烈的在椅子上挣扭起来。

    “会想大便吧?”jack在她敏感的肛肠内抽送塑胶棒,淫笑着问道。

    “呜…会…好想…”小依揪着眉、香唇微启的配合哼着。

    “大出来看看,不要害羞,你是我的人了…”jack拔出那根塑胶棒,改用手指按摩她不安缩动的肛门。

    “嗯!我是…老公…的人…可以在老公面前…大便…”小依晕红着一张脸,竟真的轻咬玉唇用起力来,可爱的括约肌慢慢扩开,yin水和着残尿。也潺潺的从张裂肉缝下缘渗出来。但不知道是过度害羞、还是被绑这样不好使力,小依“嗯嗯嗯”的折腾许久,弄到香汗淋漓仍然无法顺利拉出来。

    “换个姿势试试看!”jack松解下她被捆在两边扶手的双腿,改将绳圈套在她脚踝,用滑轮高高的吊起来。

    “哼…”这样的姿势比刚才更淫荡,两条修直又雪白的美腿让人给分成v字型吊在空中,双臂也一样,要是肚子里的胎儿知道自己母亲现在被男人这样玩弄,真不知会怎么想。

    “大出来吧!老公我会帮你。”jack用中指浸泡在润滑油中,再抵住小依的肛门送进去,紧紧的菊洞很顺利就吞没手指。

    “嗯…”小依配合着jack的抠弄用力,便意果然愈来愈强烈。

    “唔!”不久jack指尖已经感到一团温暖潮湿的软物围过来,他将手指抽出肛肠,果然美丽的菊花褶立即鼓裂开,一条新鲜粪便像黑柱般从rou洞钻出来,“啪答”一声,掉在地上。

    “已经大了!”jack兴奋的扒开她两团股肉。

    “好…好丢人…可是…还想大……”小依红着脸、声如蚊鸣般细述着。

    “那就继续吧!在老公面前不用感到丢脸。”jack柔声鼓励着她。

    可怜的少妇,黏在腹上的红蜡烛不断流下热油,红红的岩浆早就泛滥到她的大腿根,在雪白的臀肉上形成交错红网,但她仍然忍耐着灼痛,继续为取悦眼前的男人表演难堪的排泄。

    “嗯…”只见她默默咬唇用力,括约肌又鼓了开来。

    “小依!”

    就在第二条粪便刚冒出一点点头,玉彬刚好来到门口,看到妻子被jack玩弄的一幕,玉彬再也控制不住了,嫉恨和愤怒让他不假思考想上去杀了这男人,但沈总既然让他来,又岂可能没防范,玉彬一下子就被不知从那冒出来的几个黑人按倒在地。

    “你们再干什么!到底在对她作什么?!小依的肚子…肚子为什么会这样?!”

    “玉彬…你走吧,我们不能在一起了…”小依悲伤的闭上类眸、对丈夫说道。

    “为什么?不是说好两年吗?还完我的债!我们就自由了!为什么要这样说?”玉彬又急又怒的在黑人押制下挣扎,气愤的朝妻子悲喊。

    “我已经…没办法再回到你身边…大家都知道了…你会被人耻笑…一辈子抬不起头…我也不想再看到和你有关的那些人…”小依颤泣的说着。

    “不!我们可以搬家!换工作!离开所有认识的人!我们重头开始!我不会怪你…也不会嫌弃你。”玉彬泪流满面的肯求妻子回心转意。

    “来不及了…你知道…我肚子里…是谁的骨肉吗?”小依哽咽道。

    “谁的我都不管!我只要你!”玉彬坚定的打断妻子的话。

    “是你爸爸…你爸爸的骨肉…我不能再见你了…你再去找一个干净的女人吧…”小依在丈夫面前、勇敢的说出她怀的是公公的孩子。

    “果然是…我要杀了他…”玉彬咬牙切齿的发誓,但随即又旦旦的向妻子保证:“我不怪你…不是你的错…”

    “喂!废物!你听不懂吗?小依不会跟你了!她现在是我的人!”jack突然站起来走到玉彬面前,用鞋尖抬起他的脸鄙夷说道。

    “你胡说什么。啃∫涝趺纯赡芑嵴庋担 庇癖蜓凵窨炫绯龌鸢,激动的驳斥。

    “你要让她亲口说吗?”jack淫笑着站起来回到小依面前,抚着她湿淋淋的肉缝命令道:“说几句话给那没用的男人听吧!”

    “…”她垂着泪、并不忍心开口。

    “不说的话,你就滚吧!”jack冷冷的道。

    “我…我说…”小依下了决心,出奇平静的向玉彬宣判自己的决定。

    “我早就是…jac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